拒绝圈钱这家“换皮”公司被挡在A股门外

并不是所有赚钱的公司都是值得上市的,种种迹象表明,A股IPO进入了新的常态。

本周,荣大科技撤回IPO申请的消息在一二级市场引发了不少关注。这家被认为是业内最懂如何上市的公司,在经历了一年多的尝试后,自己却被挡在了A股门外。除了荣大科技自身业务的原因,也暗示着A股IPO生态的悄然变化。

荣大科技的主要业务是为上市公司打印上市所需的相关材料,办公地址距离证监会上市部所在的富凯大厦只有3公里,被誉为离上市最近的“打印店”。同时还围绕主营业务,提供住宿、餐饮、洗浴、校对、打印、装订、财经公关等相关服务。

而这个“最近”的含义远远不止物理意义。荣大科技的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A股新上市的704家公司,荣大服务过其中692家,占比98.30%。荣大一家,便把上市申报材料打印这个市场吃完了。这不禁让人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竞争力,能让荣大获得近乎完全垄断的市场地位。

在招股书中,荣大表示公司在IPO领域“专业知识储备及项目经验”是其核心竞争力。这一点被重复了4次,是荣大商业模式的主要优势,那么这种优势具体又指的是什么呢?有资深投行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一语道破,“他们对证监会的要求特别清楚。”不少券商也在内部调侃,在IPO领域,“投行不专业,荣大才专业”。

可以说,任何一家想在A股IPO的公司,都绕不开荣大和它提供的服务。荣大对上市申报的熟悉与专业,不仅让荣大成为了券商投行和其客户们的最强辅助,也给荣大科技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业绩回报。数据显示,荣大2020年的净利率高达到34%。公司2018年至2020年的营收分别为1.13亿元、1.83亿元、3.3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319.33万元、3742.52万元、1.14亿元。

荣大这样一个市场地位稳固,盈利能力强劲,又对IPO规则了如指掌的公司。轮到自己上市的时候却铩羽而归,不禁让人唏嘘。但复盘荣达科技申请上市的整个过程之后,如今的结果或许也并不能称得上是意外。

2021年7月4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19家IPO企业现场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名单,荣大科技赫然在列。

2021年12月31日,证监会向荣大科技发出IPO申请反馈意见,35项疑问涉及商业模式、可持续性、业务资质,保密义务、关联方交易等核心问题。

从业务层面,荣大科技所提供的打印服务并不存在科技属性,其科技公司定位也饱受质疑。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公司的研发费用率没有超过10%,近年来研发投入逐年下降。2018年-2020年研发费用分别为657.81万元、927.80万元、1496.73万元,营收占比仅为5.80%、5.08%、4.47%。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公司近三年的人工成本占营业成本的比重分别为55.94%、63.04%和72.38%,是营业成本的主要构成部分。在业务层面,荣大依然是典型的智力密集和劳动密集型行业,其科技公司的定位,似乎也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一家科技公司而已。

招股书显示,荣达科技IPO计划融资6亿元,其中2.23亿元用于咨询服务能力提升项目,1.47亿元用于软件研究中心建设项目,1.12亿元用于数据平台及信息化管理平台建设项目,1.1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但通过上文的分析,我们大致能够看出,荣大是一家盈利稳定,并不缺钱,但又致力于把自己包装成一家科技公司的金融服务企业,这样的上市动机难以言喻。

除去市场的质疑,证券业协会组织的现场抽查和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也反映了监管对于荣大科技上市的态度。证监会在去年12月发出的反馈意见,提出了30多项诸疑问。有投行业内人士对此曾表示,“荣大所做底稿咨询就是进行底稿的编制,坦白讲是有问题的,第一没资质,第二不保密。”

从商业定位,到业务模式,再到合规经营和上市动机,荣大科技面临着太多的市场质疑和无法解答的问题。这些共同构成其撤销上市申请的压力。荣大的经历也并非个案,数据显示,截止2022年6月底,A股上半年IPO审核通过企业228家,同时有134家公司主动撤回了申请,也就是说超过3分之一的公司主动放弃了上市。

A股进入注册制时代后,国务院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其中明确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是资本市场改革的重中之重。将把好上市“入口关”作为提升上市公司质量的重要环节。监管层面的现场抽查和上市反馈已经变成了A股IPO的常态化流程,也让市场明白了并不是所有赚钱的公司都能上A股,A股也并不欢迎来纯粹圈钱式的IPO。

本文涉及有关上市公司的内容,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作出的个人分析与判断;文中的信息或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商业建议,市值观察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