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一私密视频社交模式下的色情乱象

(本文中‘网络直播’一词特指秀场类直播和游戏类直播,文中提到的直播平台均无法通过应用商店和网络搜索下载)

纵观网络直播近十年的发展,事实证明,这个行业从未实现人们所期望的健康生态。相反,原本还算正常的互联网社交娱乐环境,因直播乱象的持续污染而变得愈发脏乱不堪。

而长期以来,直播利益各方掌控的话语权却始终扼守着舆论阵地,不遗余力对乱象进行粉饰、掩盖,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地将普遍、规模性的乱象伪造成只是发生于个别平台个别主播的小概率事件。可实际上,瑕不掩瑜的“主流观点”之下,乱象长期泛滥难遏才是网络直播的真实状况。尤其是色情及变相色情内容,说是秀场直播和游戏直播行业的刚需也毫不为过。

2015年,移动客户端网络直播兴起,对传统的互联网无偿社交而言,无异于一场与时代不堪的告别。自此,单纯的互联网无偿社交被一种建立荷尔蒙基础上,打着社交噱头实为有偿服务的商业模式所取代。这一突如其来的所谓互联网新业态,以释放、催化、诱发人们的负面欲望为引流逻辑,一经兴起就裹挟着低俗、庸俗、色情、变相赌博等各色乱泄洪般野蛮席卷,其势头之凶猛,规模之泛滥,为互联网有史以来前所未有。

而彼时,网络直播初兴,人们还来不及分析随之而来的乱象将会对传统道德、公序良俗、乃至社会健康价值观产生怎样的冲击。监管尚处于宽容的观望状态。资本却非常敏锐地从其逐乱聚流的效果中嗅到了巨大的经济利益,竞相入局。

至2016年,各方资本推进下,近700家秀场直播和游戏直播平台蜂拥上线。低俗、庸俗、色情为代表的乱象进一步地野火燎原。与此同时,抽奖、刷奖、竞彩游戏等虚拟货币奖励机制+主播返现的变相赌博模式开始盛行。与涉黄并行成秀场直播和游戏直播两条隐秘主干。限于篇幅,本文只着重披露涉黄。

低俗、庸俗的基础上,谁更深入色情乱象,谁就能获得更可观的变现流量是荷尔蒙经济的铁律。利益驱使下,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展开了一场尺度大比拼。一边高喊加强平台自律,一边纵容甚至暗中设计模式和机制催生乱像成为行业心照不宣的重要营销手段。大尺度直播造人事件频频发生。一时间,荷尔蒙江湖里千帆争流,蔚为壮观。

如今的头部直播平台,在直播行业兴起之初,即是乱象的温床、风向标,同时也是与监管博弈的桥头堡。有一个算一个,无一不曾多次曝出过涉黄、涉赌等丑闻。资本的加持令这些平台具备了强大的抗击打能力,即便屡屡被媒体曝光或用户举报,责任也可轻巧推给主播,平台方不过承受点不痛不痒的行政处罚。

欲盖弥彰的象征性整改、区区数万元的罚款,却换来上千万的用户流量。这笔账怎么算都再划算不过。手舞乱象大棒的直播平台一路杀出红海,跃居头部,荷尔蒙江湖格局初定。

在人们的通常认知里,因市场被头部平台分割,不具备竞争优势的尾部平台大量退出了市场。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准确地说,应该是即无资本支撑又想坚持做正规内容的小平台被挤出了市场。而敢于向灰色地带伸手的平台,仍活得风生水起。

头部平台追逐乱象获利的榜样效应,越往远离监管视线的行业尾部传递,表现得越是赤裸直接。更多无运营资质、无网站备案的非法小平台乘势上线。过低的违法成本和高暴利令直播生态严重失衡,已然脏乱不堪的显性乱象之下,未浮出水面的部分隐藏着更庞大的冰山。疯狂逐乱谋利,俨然成了直播行业通行的掘金手段。

虽然这期间,出台了包括《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在内的多项监管政策,但指导意义重于具体措施,法律效力不足,对直播直播乱象泛滥所起到的遏制效果有限。

随着治理网络直播乱象呼声的日益高涨,自2017年,相关部门对直播行业的监管进一步收紧,更有力的治理政策连续出台。慑于日趋严峻的监管形势,已然跃居头部的直播平台不得不放弃大尺度色情内容,向界定上更具争议更易于推卸主体责任的变相赌博模式发力。同时退守软色情继续与监管玩着“你进我退,你驻我扰”的博弈、周旋。

客观地说,即便在加大乱象整治力度的2017年,直播行业也并未真的放弃从乱象之田里吸取养分。且不说众多小平台“后半夜直播”依然春光荡漾,就是时刻被监管和舆论聚焦的头部平台,虽然放弃了大尺度内容引流,却也顶风将软色情的擦边球打得不亦乐乎。

时至今日,登录头部直播平台,APP首页界面依旧充斥着软色情。随时可见穿着含有挑逗、暗示、诱惑衣着的女孩。暧昧符号仍是头部平台的门脸。因乱象的长期潜移默化增大了人们是非界线的弹性。加之话语权的操纵,“行业自律不断加强,网络直播低俗、庸俗、色情乱象得以净化,直播生态积极向好发展。”之类的舆论占据了主流。

然而,表象背后的真实状况却远比我们想象的糟糕。色情内容不仅没像话语权所宣称的那样被有效遏制,反而从层层加码的监管中另辟出了一条蹊径,一种内容导向更明确形式更隐蔽的色情直播模式“一对一视频直播”迅速泛滥。

这种戴着所谓“私密视频社交”面具的特殊直播模式,一经上线,就显示出了强悍的吸污能力。不仅很快汇聚了开放式直播平台被监管打击四散的色情流量,且进一步形成了更胜于前的色情产业规模。完全可以说色情内容借助这一特殊设计,实现了对该模式下平台的全面覆盖。

一篇文章无法对蝗群般众多的一对一直播平台逐个披露,但可以通过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实例揭开这个色情直播产业的一角,略窥内里到底有着怎样污浊不堪的光景。

主播们在社交软件上推广“思聊直播”时,配的推荐词大同小异,无非是“几年的老平台、稳定、不检测、人多”之类的简单说明。这些关键词传达的信息是:该平台运营数年未被查封,平台不会轻易跑路,主播收益有保障。大尺度色情平台,无鉴黄功能。用户可以登陆直接观看表演。简而言之,告知用户以及想要入行的主播,这是个老牌的大尺度平台。

口舌花样几乎是每个一对一直播平台主播们标准“工作”流程的第一步。极少数在法律红线上时进时退擦边涉黄的一对一直播平台上,主播在不彻底暴露私密部位的前提下,以此配合肢体动作和淫秽语音生产视频互动内容。

而绝大多数如“思聊”这类大尺度一对一色情直播平台,这一步只是虚拟色情交易的序幕,接下来的尺度取决于用户愿意付出的消费金额。同时,主播也根据自身条件采取灵活手段来实现利益最大化。

拨通视频,入目便是薄薄吊带睡衣下一片松弛的胸部,主播并没有露脸。但从毫无吸引力的已见部分,不难判断她不露脸的原因是怕用户不忍目睹迅速挂断视频。

没有任何开场白,一只手便在软塌的胸部揉搓起来。即便不说话,从她浊重的喘息和不可名状的沙哑叫声中也不难判断她年纪已经很不小了。这类自身条件完全不入流的主播,只能采取迅速暴露身体隐秘部位的办法来短暂留住用户。不出意料,不到一分钟时间,她的手就移向肩部摘下了睡衣的肩带,继而往下游走……直至将私处以近景方式彻底暴露出来。

经验告诉她,即便如此毫无保留,用户对这具变形的肉体和脏乎乎的私处也没有多少耐心。为了制造点新奇多留用户一会儿,她很快便拿出道具夸张地动作起来。从接通视频到她表现出最不堪入目的丑态,不过短几分三分钟。按“思聊”每分钟大约4元人民币的消费算,这两三分钟大概能给她带来七八元人民币的视频时长收益。

用虚假头像吸引用户是一对一直播从业女性的普遍做法。点击“思聊直播”主页上某个靓丽头像,视频里出现的很可能是五官扁平的中年妇女,与靓丽头像判若两人。隔着暴露的衣着,肥硕身体上层层叠叠的赘肉隐约可见。看到有人拨通视频,女人赶紧根据室内光线调整视频美颜功能,极力想使自己看上去像另一个好看些的人。

但是很遗憾,美颜功能已经尽力了。除了屏幕白得有些朦胧外,似乎对她的容貌并未起到什么提升作用。也许,在她自己看来已经产生了很不错的效果,才使得她有勇气学着妙龄女孩的语调嗲声嗲气地娇嗔:“小哥哥,你那边怎么没开视频啊。打开呗,让我看看你的大XX”。说着便伸出舌头,开始了“工作”流程的第一步。

嘴上喊着小哥哥,她们更希望屏幕对面是个老年男人。别以为只有身体化学反应强烈的年轻人才会掉入色情的陷阱。随着一对一直播的泛滥,老年男人同样成了这个行业的目标群体。身体的化学反应渐渐衰减,但心底那点欲望之火却不肯熄灭。“思聊”这类收费较低的一对一直播平台,为这些进入暮年依然蠢动的男人提供了相对便宜的虚拟交易场所。据主播称,平台不乏六七十岁的大爷来“玩”。

虽说大爷们并不嫌弃中年女性失去胶原蛋白的肉体。但毕竟“思聊”的直播间多达近千个,过多的选择难免养叼大爷们的胃口。主播间激烈的竞争令这些露脸的中年女性客观评估自身条件后,信心并不比不露脸的强多少。所以除了赚取视频时长费用外,基本不主动索要礼物。而大爷们正好也抠搜,不愿在收费高的主播身上花费过多的发泄成本。这使得中年甚至老年主播在这个龌蹉行业有了立足之地。

与完全不露脸的主播操作相似,这些露脸但乏善可陈的主播同样采取短时间就暴露身体私密部位的办法来弥补自身条件的严重不足。进入她们的直播间,就像看一部没头没尾的劣质,暴露的器官、夸张的肢体动作、不堪入耳的叫喊,接通视频很快便进入到最肮脏的情节。

与运营几个月甚至几周就跑路的那种以中老年主播为主的小平台相比,不跑路的“思聊”,靠老资历留住了部分20-30岁相对年轻的女性。虽谈不上什么颜值,毕竟身体是年轻的。加上视频美颜功能的易容,使这些样貌原本普通的女性平添了几分姿色。而用户们也并不在意视频的欺骗性质,只要呈现出来的即视模样具有吸引力,就能令他们平时隐藏于楚楚衣冠下的春情顷刻勃发起来。

在“思聊”这样主播整体颜值偏低的大环境里,相对年轻的主播们很清楚自己比中老年主播更具吸引力,所以接通视频后并不急于暴露私处。进行大尺度色情表演之前,她们会放缓节奏尽可能在前戏部分增加用户的视频时长消费,以赚取到更多的收益。

不得不说,色情直播也是个技术活儿,主播不仅需要将廉耻和尊严弃若敝履,还需要熟知网络寻欢客的心理。当然,丰富的“临床”经验很快就能将新入行的女性训练成男人通。视频里,她们衣衫不整媚眼如丝,伴随着喘息、、抚摸,循序渐进挑逗着寻欢客们的荷尔蒙分泌。她们非常懂得如何在用户耐心底线和利益最大化之间寻找平衡点,巧妙掌握着亮出底牌的时机。

显示视频时长的数字飞快跳动,火候差不多了,再不拿出点干货用户可能会挂断视频,于是她们学着感官影片里的造作样子缓缓除去聊胜于无的上衣。时不时还将镜头向下移动,露出光腿和小小的底裤。画外音是,耐心点,还有你更感“性趣”的。

显示视频时长的数字继续跳动,用户充值的虚拟货币不断消耗,其中百分之五十成了她们的收益。直到赚到相对满意的时长消费后,她们才扯掉最后那点遮羞布,赤身裸体地开始表演,帮助用户“完事”。她们知道,最终须得满足用户的欲求。色情直播行业内卷也很激烈,回头客尤为重要。最后的卖力表演,等同于服务行业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客官,觉得好再来呀。

另一部分索要礼物才会进行大尺度表演的主播,也比其他一对一直播平台动辄收取价值数百元礼物的主播做法聪明些,通常单次收取的礼物价值不超过百元。不至于狮子大开口吓走恩客。这些将赤裸的身体影像当做商品出售的女性,也懂得运用商品销售的技巧,根据货品质量拿捏定价分寸。

“心对”直播是“思聊”直播团队运营的另一个大尺度色情直播平台,直播间规模和消费与“思聊”相差无几。同样隐蔽而低调,从消费来看,走的也都算是低端路线。但其主播人数及用户体量却非小平台可比,非法营收自然也不是那些打一枪换个地方的小平台所能望其项背。

而且,“思聊”和“心对”背后团队瞄准的可不仅仅是低收入的“寻欢”群体,同时还运营着的一个名为“V聊”的直播平台。在一对一直播行业,“V聊”可称得上“一览众山小”,每分钟的视频互动消费高达惊人的30元人民币。平均也在每分钟18元左右。妥妥的雄居着行业榜首。

不同于“心对”“思聊”的大尺度,走软色情路线的“V聊“不允许主播私密部位。可是,要知道一对一直播本就是针对用户生理欲望而设计的一种特殊交易模式。无论尺度大小,吃的都是同一碗饭。那么这个所谓的高端私密视频社交平台,又是怎样在涉法风险和利益之间寻找平衡点的呢。

被冠以高端的“V聊”只允许主播用真人头像。主播年龄基本在20至30岁之间。每分钟高达30元的天价消费,“品质”似乎确与低端一对一直播平台有所区别。APP首页的女孩们头像一律细腰长腿颜值养眼。自我介绍页面多数注有“模特”字样。只是在某个视频不稳定的瞬间,瓜子脸型突然一垮,比原来大了不少,白皙光洁的皮肤也随之黯淡,判若两人。到底还是视频技术的产物。

在虚假、欺骗成了互联网商业普遍性潜规则的当下,即便视频社交娱乐行业,群体都在采用美颜技术玩着颜值欺诈这套把戏,用户们也早已习以为常,并不在意那张画皮背后是怎样真容。进入“v聊”一对一直播间,经过美颜加工的靓丽女性浅笑含颦,着装尽可能突出性感而不过于暴露,乍看之下并无不妥。然而,看似正常的表象背后,却隐藏着另一番光景。

“哥,玩吗?施华洛世奇看艳舞,生日快乐看制服,跑车听指挥。”主播报出不同表演项目收取的礼物。这几个虚拟礼物分别价值人民币131元、388元、520元。该名主播的视频时长消费是每分钟25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在“V聊”直播随便“玩一玩”需要花费上千元。

“V聊”直播平台上确实不存在大尺度现象,平台不允许主播暴露隐私部位。但是,并未限制主播通过肢体动作和语音生产供用户发泄生理欲望的内容。接通视频即刻收取高昂费用,一对一直播模式的强制性收费机制所针对的受众,绝非是消遣休闲的用户。无论是跨过法律红线亦或游走于法律边缘,涉黄都是这一特殊直播模式生存的基础。

对欲望发泄客有着较高要求的用户,式的表演难以满足。于是,“V聊”主播们采取另一种操作,在平台收取礼物后加微信进行大尺度表演。这么看,“V聊”还兼具掮客功能。当然,这也是是一对一直播平台普遍兼具的一种功能。这一私密视频互动模式,为现实“特殊服务行业”和互联网络之间的高效连接搭建起了一个更隐蔽的中介平台,对现实网络化和网络现实化的贡献可谓居功至伟。

这里面有个疑点,为何主播要在平台上收取礼物后才加微信进行大尺度表演,而不是直接在微信上收取红包后进行表演。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平台方要收取一定的中介费用后才允许主播加用户微信。所有一对一直播平台均有条硬性规定,严禁主播私加用户联系方式。当然,如果主播和用户间交换联系方式能给平台带来收益又另当别论。据草果所知,某些平台用户想要加主播微信需要赠送价值高达数千元人民币的虚拟礼物。

除兼具掮客功能和软色情暗度陈仓之外,“V聊”直播还设计有一种吸金极其强悍虚拟货币奖励机制——竞猜游戏。在”派对“版块中可见九款竞猜游戏。以名为“幸运挖宝”的游戏为例,用户点击一次挖宝,最高需要付出价值36元人民币的虚拟货币。挖宝可不间断连续进行,无时间和次数限制。若用一种“炸弹”道具挖宝,点击一下则需要花费1150元或2300元人民币。点击一次幸运宝箱50连开需要花费600元人民币。砸金蛋游戏点击50连砸一次,则需要花费1950元人民币。

众所周知,直播平台上饱受诟病的竞猜游戏,不过是利用奖励远超过投入的虚拟货币为诱饵,打破用户的正常消费心理诱发其贪欲,从而蛊惑用户为获得高额奖励大量充值。其实质是一种以小博大的博彩形式。

网络直播兴起后,这种现实中为法律所禁止的赌博模式被直播行业堂而皇之地广泛采用,并通过主播或中间商回购虚拟货币的手段形成隐蔽而完整的赌博链。难以计数的用户在这些经过伪装的变相赌博陷阱中或损失惨重或倾家荡产。各大头部直播平台均被一线主流媒体多次曝出过相关涉赌丑闻。

长期以来,从头部直播平台到长尾小平台,几乎群体在通过这一严重危害用户财产安全又便于推卸责任模式获取暴利。打着名目繁多的休闲小游戏噱头,实则却搞的是网络赌博那套东西。

本文主要披露直播行业色情乱象,涉赌不在此详说,只需指出一点,无论虚拟货币奖励机制伪装得如何五花八门,皆脱不了下图的变相赌博流程。

系统利用后台操作通过抽奖、游戏吃掉大量虚拟货币才是虚拟货币奖励机制的唯一目的。

经了解,尚未发现“V聊”直播有虚拟货币回购现象。用户在竞猜游戏中所获奖励的虚拟货币并无途径兑换成法定货币,只能用于平台消费。也就是说,其虚拟货币奖励机制尚停留在刺激、诱导消费的阶段,可以从道德层面谴责,但从法律上讲算不得赌博。

可是,千万不要小看虚拟货币奖励机制的刺激、诱导作用。即便不能兑换成法定货币,这种千百年来经过不断验证的成瘾机制,也能够通刺激用户的好胜心从而轻易破坏正常消费心理。就像玩一些简单网络棋牌游戏,无实际利益可图的情况下,尚且被摸透用户心理的游戏设计抓住,消耗掉不菲的金钱。何况在“V聊”平台范围内,虚拟货币是可消费货币,具有明显的货币属性,被用户视为一种利益。而利益是贪欲最有效的催化剂,一旦贪欲萌动,必然导致用户蒙受远大于正常消费的损失。

在虚拟货币奖励机制的基础上,略加一点辅助设计,就能促使主播承担起平台回购虚拟货币的功能性角色,从而构建起完整赌博链。这在大量一对多秀场直播和游戏直播平台上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从V聊直播尚未构建起完整赌博链来看,其运营团队还是侧重于色情和软色情谋利。

一开始“思聊”“心对”的充值收款方为『湖北微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查看该公司的软件著作权,可见包括“V聊”在内的直播APP多达70余款。这在从事一对一直播的互联网公司中,恐怕无出其左右。即便如『重庆一聊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样即做外包又自己运营色情直播平台的行业“翘楚”也无法比肩。

但V聊上架应用宝时提供的运营者和开发者信息却系「湖北神线日,“心对”和思聊”的充值收款账户变更为『曲靖市上睿商贸有限公司』。虽然三家公司从公开信息看并无联系,但鉴于色情直播平台通常会采用运营团队、维护团队、收款方分工协作的手段逃避法律风险,三家公司应为同一利益团队。江湖大哥也使上了色情直播行业隐藏行踪的惯用手段,可这疑阵布得也不怎么高明。

2020年之前的“遇到佳缘”在大尺度色情直播行业可谓声名显赫,每天稳定开设的直播间多达600余个,24小时不间断地进行着虚拟色情交易。主播们在推荐这个平台时,称其可列于行业前三甲,稳定,安全。

悍然踏过法律红线,纵有甲胄防护,所谓安全也只能保其一时。很快,“遇到佳缘”便被好事的自媒体曝光出来,不得不收缩尺度,不再允许主播彻底露出私密器官。虽然主播仍可通过暴露的衣着、模拟的肢体语言、淫秽语音生产色情内容。但尺度的缩小仍令寻欢客们感到不满,色情流量转移去了其他平台,“遇到佳缘”的直播间锐减至50余个。

吃一堑长一智,这个一向张扬的色情直播平台这才明白过来,安全比用户流量更重要。虽说一对一直播平台都设计有静止截屏录频功能,但无法杜绝好事者用另一部手机录屏。为避免被再次曝光,“遇到佳缘”在技术上做了进一步处理。取消了用户端己方视频的操作功能,与主播连线时用户无法关闭己方视频。且一旦遮挡手机摄像头便会被系统做黑屏处理。但不断线,继续扣除费用。

可如此设计也导致一些不愿出镜的用户流量损失。之后“遇到”直播又恢复了这一功能。可诡异的是,当用户关闭己方视频后再遮挡手机摄像头依然会被黑屏处理。也就是说,“遇到”直播设计了一种虚假功能,用户看到的只是显示手机摄像头关闭的图标,而实际上并未真的关闭。只是主播和用户看不到,平台方却一目了然。用户一举一动均在系统的监控中。以为私密,实则暴露无遗,而兴致勃勃的寻欢客们却毫不知情。

2022年,眼看着色情直播平台蜂蛹上线大快朵颐。这个曾日进斗金的平台实在坐不住了,再次放开尺度,允许主播通过无底线色情表演吸引用户流量,效果显著,直播间数量陡增。

低调两年后再度冒头,与外部环境有关。2022年,多地民众居家不能外出,互联网社交娱乐领域流量随之增长。色情直播行业也憋足了劲想乘机大捞一票。“遇到佳缘”这样的老牌黄播平台又岂甘心错失良机。

放开尺度之后,“遇到佳缘”在安全措施上进行了更狡诈的处理。不仅再次取消了用户关闭己方视频的功能,且一旦检测到用户遮挡手机摄像头,系统便会劫持用户手机导致黑屏无法操作。只能关机重启。

一边是对涉法风险的畏惧,一边是对色情暴利的贪婪,“遇到佳缘”左左右右跳了一段烫脚舞后,到底还是选择了后者。蛰伏两年,虽说仍在通过变相形式获取色情利益,但毕竟是收敛了许多。再次顶风重抄旧业走大尺度路线,固然与外部环境有关。另一个原因恐怕也是自认建立起了更牢靠的免疫系统。色情饭虽然暴利,也得有道行才敢吃。

遇到直播的运营公司『成都瑞安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方系『成都广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曾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金牛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又于2020年1月因“未在网站主页显著位置标明《互联网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提供含有宣传淫秽内容的互联网文化产品而受到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的行政处罚。处罚内容:1、罚款人民币30000元;2、没收非法所得50536元。

生产、传播、售卖淫秽音像制品,仅罚款5万多元了事。足见其能量。目前“遇到佳缘”的充值账户为『绵阳市简艺轩科技有限公司』和『成都泰金诺科技有限公司』。均系成都广正集团旗下公司。

在一对一色情直播行业“某游”直播也算是低调的一类,直播间数量维持在一百至二百个之间。可内容却一点也不低调。主播推荐“芊游”直播时配的说明文字污秽至极。

图中的别字系故意为之。突破人伦底线的变态内容,近几年随着色情直播乱象的泛滥,已是屡见不鲜。在极便于隐藏现实身份的互联网暗处,很难想象人性到底会爆发出怎样无底线的丑陋。据草果这几年对一对一直播模式的了解,那些所谓定制式私密直播间里,层出不穷的变态内容,完全足以颠覆我们作为文明社会的人的认知。但又不同于禽兽,动物的性需求简单直接,想不出这么多令人作呕的花花。

至于“芊游”直播平台到底有没有主播介绍的那些极端变态内容,囿于时间和精力,草果未及详细了解。但据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可以确定,芊游直播的每个直播间都是赤裸色情交易场所。主播们通过大尺度掏出用户或说网络嫖客们的钱包。

一众多色情直播平台中,芊游直播运营得十分狡诈,主要通过非法购买的私人支付宝账户收取充值款。帮信犯罪与这些色情直播平台联系紧密。可即便行事诡诈,偶尔也难免百密一疏。据知情主播透露,某游”“某颜”“某城”“某伴”为同一团队运营。有线索显示,这几个色情直播平台与『浙江一充满科技有限公司』『昆明特兰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有着联系。查看这家公司的公开信息,并无什么有价值的资料,显而易见的空壳公司。但可以作为追查资金流向的线索。

如果用百分制来考量主播颜值,“陌对”直播的主播基本在五十分以下。与绝大多数一对一色情直播平台用虚假头像吸引用户不同,陌对直播的从业女性基本采用真人照片作为头像。中年以上相貌平庸的主播居多。App首页界面一目了然,很不好看。

大尺度色情直播平台,不在颜值上做文章,似乎有悖于色情直播行业的常规操作。但细想,其实“陌对”直播是做了长远计的。虚假颜值吸引来的荷尔蒙流量很快就会消失,不如索性朴素些,将用户群体定位在要求不高消费能力较低的那部分人。所以,“陌对”直播的消费与主播低颜值相对应,最高不超过每分钟6元人民币。且不在充值上玩数字游戏。

相对行业而言,“陌对”直播的“亲和”消费很不起眼,自然不足以吸引想拿青春换快钱的年轻女孩,平台难以做大,直播间始终保持在二百个左右。但这或许恰恰是“陌对”聪明之处。

枪打出头鸟。最好的隐藏莫过将规模控制在一个不起眼的水平,混迹于众多不温不火的平台中。如此一来,因不具有代表性,不仅媒体觉得没有曝光价值,恐怕连警方也懒得下力气去破获这种小案子。

色情直播行业像一锅煮得滚开的污汤,各种腌臜之物起落沉浮,顶大块的被法网捞了起来。小块的时而销声匿迹,时而换壳上线年上线的“陌对”直播,两年来冷眼看着同行们“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又起了。自己则以不变应万变,始终采取不出挑运营策略,闷声捞金,细水长流。

比起那些突然冒头,迅速聚集流量,捞一笔就跑路或更换新壳再上线的平台,“陌对”直播表面上看更像打涉黄擦边球的相亲交友平台。但实际上,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尺度色情直播平台。直播间里全天候上演着淫秽色情表演,无不丑态百出。

天眼查显示,“陌对”直播的软件开发及运营公司为『成都云客集科技有限公司』

一对一直播尚未盛行之前,境外博彩公司开设的直播平台占据了色情直播行业的主要市场,黄赌兼具。随着国内一对一直播模式的泛滥。色情流量开始从境外一对多直播平台向国内一对一直播平台转移。用户们似乎更喜欢私密互动。

境外博彩公司随之插足一对一直播模式。但其主要目的仍是通过这一新盛行的色情直播模式获取用户信息,从而向赌博网站或赌博APP引流。毕竟赌博的暴利远大于涉黄。

了解一对一直播的人都清楚,登录这些APP ,需要用户开放手机中包括“拍摄照片、录制视频;访问设备上的照片、媒体内容和文件、录制音频、获取设备信息(读取通话状态,移动网络信息)”在内的全部权限。也就是说,一旦注册登录,便被平台剥了个精光,毫无秘密可言。

业内知情人士透露“麦田”直播和“小甜心”直播,便是境外同一公司运营的两款一对一色情直播APP。通常情况下,平台方给主播的提成+推广费用占营收的50%左右。而境外平台给主播提成+推广费用占到非法营收的90%。这些平台主要目的是通过高比例提成吸引大量主播入驻,进而获得主播带来的用户流量,盗取用户信息为赌博网站引流。当然,主播信息同样会被盗取。许是下载了“麦田”和“小甜心”的缘故,草果先后收到过来自本地以及全国多地公安机关的提醒电话,和来自反诈APP的信息泄露提示。

这两个平台的内容不必细说,皆是大尺度色情表演。“小甜心”APP的自我简介称,系猎杰集团的内资公司,总部位于杭州。但众所周知,猎杰集团是菲律宾一家臭名昭著的博彩公司。其劣迹恶行,媒体自媒体均有过曝光。

“小甜心”的充值收款进入一个名为『湖北浪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账户。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日期为2020年11月11日,注册地武汉,其软件著作权可见“橙子交友”“陌言APP”“美悦APP”“密约软件”四款直播软件。

据悉最近上线的“夜话”直播与“麦田”“小甜心”亦为同一团队所运营。“夜话”直播的支付宝充值收款方为『湖北鹏义园林绿化有限公司』微信充值收款方为『湖北义之杰商贸有限公司』。

搞绿化的公司和做食品的公司成了色情直播平台的收款方并不奇怪。与这几个APP相关联的还有『湖北诚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湖北沐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随着快捷支付的普及,大量个人和公司在利益驱使下为非法行业提供支付渠道,帮信犯罪与非法行业密切勾连,彼此相互提供着生存土壤。

2017年相关部门缩紧对网络直播行业的监管政策,加大直播乱像打击力度。色情流量在围追堵截下却转移至更隐蔽的新型一对一直播模式,于暗中以更猖獗的态势泛滥。移动互联网时代,非法谋利者似乎总能找到监管的短板突围出去,越剿越多。

此后数年,这一锁定色情乱象谋利的所谓私密社交平台不减反增。进入2022年,增长趋势更为明显。1至5月,仅据草果了解,就有150余家一对一色情直播平台上线。将其中部分平台做个罗列:

触目惊心吗?这不过是一对一色情直播行业的豹之一斑。上表所列平台,部分已经关停,仍在线运营的平台中近半数采用了『重庆一聊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源代码。

因被频繁曝光,这个色情直播运营团队于年初关停了“恰恰”“恋夜”“勿忘我”“花漾”等多个色情直播平台。也注销了『深圳市听溪互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但留下的种子却继续野火辽源,为色情直播行业的疯狂泛滥做着“贡献”。倘若色情直播行业敢于成立个什么协会的话,应该以“组织”的名义给『重庆一聊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颁发旌旗以示表彰。

当然,捞惯了色情暴利的互联网公司,必然不会真的从良。重庆一聊高色情APP开发、运营团队极可能以更隐蔽的手段藏匿于以上某些平台及某些公司的背后。近期上线的“悠悠”“闺秀”“叶子交友”“秒遇”“慕心”等平台的源代码均与『重庆一聊高网络科技公司』之前运营的平全一致。七月“恰恰”直播更名为“微聊”直播再度上线。这条行业中的大胖黄鱼终于还是忍不住浮出了水面。

草果曾在多篇文章中分析过一对一直播模式孵化色情内容的逻辑,本文就不过多赘言。只简述该模式的一些特点。

1、私密直播间,孤男寡女——一对一直播平台只提供一名用户和一名主播进行视频互动的定制式私密房间。一些平台别出心裁设计了一对二功能。即一名男性用户可以和两名女性主播连线、强制性消费——与一对多直播平台允许用户免费观看不同。一对一直播平台的用户需充值购买平台的虚拟货币后方可进入私密直播间,接通视频即刻开始扣费,每分钟扣费几元到几十元不等。

3、严禁截屏和录像——一对一直播平台采用技术设置,用户无法截取平台的任何图片也无法录制影像。当然,平台方称如此设计是为保护隐私。实则是尽可能避免色情内容被轻易取证。

4、严禁用户间交流——用户只能与主播视频互动或信息交流,用户彼此间无法联系。打着社交的噱头却禁止用户间交流,目的是根除平台的社交属性,使登录平台用户只有一件事可做,便是和主播进行视频互动消费。同时也可避免用户间串联交换不同平台信息。

4、严禁主播和用户间交换其他联系方式——为杜绝其他平台挖人,主播和用户私下联系是所有一对一直播平台的禁忌。“严禁生产色情内容或擦边涉黄内容,违规者封号”不过是平台方做给监管看的表面文章,但主播和用户讨论其他平台或交换其他联系方式,是真要被封号。

手机点对点视频互动功能并不是直播平台首创。微信、QQ这些即时通讯软件早就开发出私密视频交流功能。不同的是,直播平台的一对一视频行为发生在陌生男女之间,更重要的是,用户需要为视频互动付出不菲的费用。

原本用于信息交流的点对点视频功能,被搬上直播平台,加入 “陌生的孤男寡女”“有偿服务”“强制性消费”这些条件后,彻底改变了信息交流的性质,使单纯的交流成了一桩桩的交易。而这一桩桩交易里,唯一的商品只是主播。也就是说,一对一直播模式使主播极其行为具有了更强烈的商品属性。

从人性的角度来说,在一个私密的虚拟空间里,失去监督和约束的人性负面欲望必然会被放大。一名生理健康的男性用户花费了高昂的金钱,面对具有商品属性的主播,最希望购买的服务绝不是聊聊天气谈谈人生,而是最本能的需求。即生理需求。平台恰如其分地设计了这样一个环境。用户的每一次有偿欲望释放,都给平台带来源源不断的受益。

在平台方设计的诸多特殊条件综合作用下,一对一模式俨然成了色情内容的孵化器。多如过江之鲫的一对一直播平台,有一家算一家,无不在色情乱象肥田里逐利。即便放宽界定标准,能堪堪守住法律红线者也屈指可数。

草果曾在多篇文章中提到所谓相亲交友软件,同样也想借一借2022这股“东风”发笔横财。这些“合法”互联网公司运营的“社交”APP,更频繁地在百度、某音等顶流社交媒体上推广,以本地交友、同城约会等噱头向海量用户撒饵。宣传视频毫无顾忌的充斥性暗示。

或以女性的暧昧表情加语言暗示,比如:你有多久没做过了……憋不住的男生就来这里吧……

或象征的恶俗视频,比如:摩托车减震器不停振动、可伸缩物体的反复伸缩、环装物套着棍状物的滑动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所谓的视频相亲交友软件,实际上不过是一对一视频直播的变种,大量充斥低俗、庸俗、欺骗、擦边涉黄等内容。背后不乏互联网大厂的身影。

2021年,公安机关相继打掉“果聊”“某火”等几个规模较大的一对一色情直播平台,对色情直播行业造成一定震慑。遗憾的是震慑效果有限。2022年,一对一色情直播平台如雨后野草般疯长,几乎是以一天一个平台的速度出现。如”小天鹅”“余笙”等潜藏了一段时间的平台也再次上线运营,并喊出强势回归的口号。色情直播乱象以更胜于前的猖獗态势像监管发起挑战。

网络直播领域,乱象绝非偶发事件,也不是小众现象。不限于一对一直播模式,自移动客户端商业视频互动模式兴起,以直播为代表的社交娱乐领域就沦为了乱象垃圾场。甚至可以说其光鲜表象掩盖的深处,充满着罪恶。如你了解开放式直播平台上虚拟货币奖励机制有多普遍,并接触过那些在五花八门的虚拟货币奖励机制中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用户,就会明白,这话说得并不极端。

从互联网大厂,到打着信息、科技、文化传媒噱头的小作坊,无不在这个巨大垃圾场里举办着一场又一场狂欢盛宴。披着社交娱乐的“合法”外衣,根系却深入到灰黑产业中汲取养分,才是泛娱乐直播行业的真实现状。

而这一现状背后,是无法量化的社会成本,是对庞大用户群体的广泛侵蚀,对法治秩序的张狂挑战,对社会道德、价值观的严重冲击。治理直播乱象绝非打掉几个平台,处罚一些主播就能实现的。若不针对孵化恶意乱象的模式和机制发力,提高监管政策的法律位阶,将主体责任落实到平台方。那么直播乱象的治理恐怕仍难突破屡禁不止、屡治难愈的怪圈。网络直播健康生态甚至互联网健康生态,也仍将更长时期地停留在美好愿景阶段,像夜行人眼中的远山灯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