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父只能期盼电话拜年 彭帅:找高大事业型男友

这是湘潭市岳塘区湘钢新四村一户普通的人家,门口静静的立着一只网球拍,提示着这户人家有着不一样的运动爱好。在正对门口的客厅墙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照片,球拍的主人在里面正冲着所有来客露出甜甜的微笑……

旁边是女儿的卧室,打开房门,那里面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玩具熊,和门口那只网球拍一样,它们正安静地等待着主人并不确定的归期。

“过年的时候都是在外面,没办法。我其实很喜欢逛街的,无论是高档的商店还是普通的街边小摊我都喜欢。现在行程还没有最后定。如果过年时还在国外比赛,可以考虑出去逛逛!”(直接引语)

每到过年的时,彭冀军都很忙。“你看看”,彭冀军指指自己身上的一身警服,“做我们这行,越是节假日就越忙!过年根本没什么别的想法。”做警察多年的彭冀军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

真的无所谓吗?彭冀军最喜欢的那张照片终于暴露了他的心思。在那张照片上,身着警服的彭冀军笑呵呵地搂着女儿贝贝(彭帅小名),贝贝笑呵呵地搂着那只叫Luck的小宠物狗。在彭冀军收集的几个大相册中,这是为数不多的几张和女儿过年时的合影。

“那是2001年,九运会的时候。贝贝她在比赛中扭伤了脚踝,所以回家养伤。”也就是那年,彭帅终于难得地在家里过了次年。

彭帅在国内训练的时候,妻子一般会过去陪着女儿。只有当彭帅出国的时候她才会回来。所以在大多数的时间里,彭冀军总是一个人在家里。

分别的日子被孤独无限期地拉长,现在Luck已经6岁了。在彭冀军的悉心照顾下,这条狗成为他排解寂寞的最好伴侣。

“在哪里过年?我怎么知道?”彭冀军似乎突然焦躁起来,声音变得高亢,“每年我都不知道贝贝在哪里过年。她现在在日本比赛,完了还要去泰国,过年的时候比我还忙……”

过年,变成了一个有些敏感的话题。彭冀军以一个警察惯有的干练和决断拒绝了那些琐碎的春节回忆。

“我不太记得了,过年时贝贝总是在外面,而我逢年过节的也总是忙工作。”彭冀军淡淡地说“这样也好,反正过年的时候经常是我一个人在家。”

“不过每年除夕零点的时候,她都会打电话给我拜年!”彭冀军最后补充了一句。

“我的小名叫贝贝,没什么特别的典故,因为妈妈一直这么喊我。小时候我特别瘦小,所以运动服穿在身上总是不合身,就好象唱戏的一样。所以我穿的都是妈妈给我做的小花裙。这些都是我妈妈亲手做的……”(直接引语)

“其实你来得很不巧,她妈妈今天刚好有事去武汉,她应该更了解贝贝些。”彭冀军一边打开一本厚厚的册子,一边对记者说。这本册子里面全是女儿从小到大写给家人的信和彭帅的日记。翻开属于彭帅12岁的那一页,彭冀军不停翻动的手停住了,那是1998年年初,妻子张冰上班时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尾椎受伤,在病床上躺了几个月。

当时在长沙训练的小彭帅给妈妈写了封信,信中是她自己写的一首儿歌:“妈妈上班摔了跤,女儿的心情急如焦;一躺又是几个月,不知何时才能好。”

隔了几天,彭帅又给妈妈写了一封信,“妈妈,上回给你写的信,你看了吗?现在你好些了没?这几天你在医院一定很闷吧。我非常想去陪陪你和你说说话,可是我的确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再过几天我就要走了,这一走又是两三个月。我希望等你下次回来的时候,你的病已经好了。”

彭冀军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读到“这一走又是两三个月”时,他突然停了下来,“贝贝8岁就开始跟着舅舅在长沙练球,每天别的孩子练完,她自己还在那里加练1个小时。她从小聪明又懂事,那么小就一个人在外面,没多少时间和妈妈在一起。可她就是特别亲她的妈妈。”

走进彭帅的卧室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公仔玩具。这是一个典型的女孩子的房间。惟一有些不同的是,大多数公仔都是熊,维尼熊、泰迪熊以及许多说不上名字的熊……

“看吧,贝贝很少回来,但是她每次回来都会带回来很多熊,这就是她最喜欢的。”彭冀军说道。

“贝贝说过,熊的样子憨憨的,老实又可爱。但是熊并不懦弱,谁要是惹急了熊,它会一巴掌扇过去!”在彭冀军心中,自己的女儿也象一只熊,总是喜欢露出酒窝甜甜的笑;但是在球场上,当彭帅击败莎拉波娃、德门蒂耶娃、达文波特、米斯金娜等高手时,她又象熊一般充满了力量。

2006年对于彭帅,可以说是噩梦般的一年。从年初的“奖金风波”、“单飞事件”,再到年终中国网球大奖赛“弃权风波”,在2006年大多数时间里,人们无法从这个平日像小熊一样可爱女孩脸上寻找到那熟悉的笑容。

“我早就跟我妈说过,我要找就找一个心地善良、孝顺的男人,而且要有事业心,能够支持我,要比我高、比我大,还有……我是不是要求太多了?唉!看来我是找不到了。”说起自己的感情问题,彭帅总是一副半开玩笑的语气。

可是在爸爸彭冀军心中,女儿还很小,也从来没有和自己交流过这个问题。“男朋友?情人节?贝贝和我在一起的时间不长,没谈起过这个话题。”非常传统的彭冀军的想法是,21岁的女儿正在事业的起步阶段,以彭帅的个性还不会太多顾及个人感情方面,“每年2月中旬的时候,贝贝都是在比赛或者训练,情人节的时候她肯定在网球场上。”

“这个嘛,只要她喜欢就可以。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很有主见,我们做家长也不会管太多,呵呵。”彭冀军慈祥的一笑。

今年的情人节和春节挨得很近,奔波于国内外赛场的彭帅看来又要在比赛,或者去比赛的路上忽略掉这个似是而非的节日了。

2007年,希望女儿能得到什么?可以不要成绩,可以不要奖牌,甚至连网球都不那么重要,“只要贝贝平平安安,要她健健康康,要她能高高兴兴、快快乐乐地打网球。”彭冀军对女儿的新年祝福更像是父亲对远行女儿的再三叮嘱。

农历的2006年即将翻过属于它的一页,对于彭帅的父母亲来说,最让他们刻骨铭心的不是年初女儿遭遇的单飞风波,也不是年底的弃权事件,而是在夏天时彭帅被医生误诊心脏有毛病,无法继续从事网球运动。

彭冀军至今仍然记得那段充满了焦虑与不安的日子。“医生说她再打球就会有生命危险,贝贝听了后就哭了。”彭冀军说“我们全家人都非常难受!”。因为身体和误诊原因,彭帅在2006年9次首轮遭到淘汰,7次因伤退出比赛,彭冀军难过地回忆道:“可以这么说,贝贝这一年完全是挺过来的,她这么小的年纪承受了很多不应该是这个年龄所承受的东西。”

经历过这一次有关生命的考验,彭帅越来越成熟、也越来越珍惜自己的网球生涯。新年新气象,彭冀军用“享受网球”这四个字来总结自己对女儿的新年愿望,他希望这四个字也成为女儿终身信奉的网球哲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